演不完的戲

演不完的戲 

 

【記者 吳姵潔、柯岱昀/嘉義報導】

 

嘉義在全盛時期有33家戲院,但隨著觀眾收看習慣改變,戲院逐漸倒閉。嘉義縣大林鎮的萬國戲院荒廢二十年後,在大林子弟江明赫的復興下,萬國戲院重新成為地方亮點。然而老戲院的守護和重生困難重重,需要政府和民間一起來關心,保存這段嘉義人的共同文化記憶。

 

繁華到沒落 戲院風華不再

 

在臺灣電影的黃金年代,嘉義曾有33間戲院,嘉義市更曾出現過二十幾間戲院,戲院扮演著地方娛樂中心的重要角色。然而,隨著大眾收看電影的管道越來越多,無法符合時代潮流的老戲院逐漸沒落。

 

嘉義老戲院觀察團成員郭盈良說:「有人說戲院是一個城市文明的象徵,你文明發展到一個程度大概就會有一些戲院。從1909年那時候就有嘉義座,第一代的嘉義座就開始營運了,所以從1909年那時候開始,到現在你看已經大概是一百多年的時間,嘉義市陸陸續續出現過二十幾家的戲院。最主要是因為第一個錄影帶還有電視,之後還有DVD這些租片的,這慢慢地興盛之後,第四台也興盛之後,大概也沒有人想要願意花錢到戲院去看電影,所以慢慢地就從1980年代之後就慢慢地沒落,大概就是在1980年過後就越來越少,那關到最後,1990年代之後,嘉義市就剩下兩家,一家就是嘉年華戲院,一家就是新榮戲院,目前為止就這兩家屬於,年代比較久至少二十年以上的老戲院。」

 

守護老戲院 保存青春記憶

 

百年來,嘉義的戲院陪伴著人們度過青春時光,戲院不僅是民眾生活娛樂的一部分,更是值得保存的青春記憶。

 

嘉義老戲院觀察團成員郭盈良說:「戲院通常都是大家去約會的地方,還有就是同學相邀去看電影同樂的地方,或是家人一起看電影共樂的地方,所以對嘉義市民來講這個地方充滿那個時候青春時代的回憶。」

 

嘉義縣大林鎮的萬國戲院在關閉二十年後,生為大林子弟的江明赫決定復興萬國戲院,透過守護老戲院喚起民眾的共同記憶以及在地凝聚力。

 

守護萬國戲院發起人江明赫說:「我們大林全盛的時候總共有五家戲院,所以我人生第一部電影就是遠足來萬國戲院看國父傳,這是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很好的回憶。以人口來講或整個經濟狀況來講,那其實現在大林都是走下坡的,所以我們回來就是想說有沒有機會發揮自己所學的東西能夠為地方做一些事情。大林有21個鄰里,有21個社區發展協會,但大家只做自己的,我覺得這樣有點可惜,那我覺得做戲院來講的話,戲院是21個里所有居民的共同回憶,所以我們就想說從這個戲院開始。」

 

萬國戲院復興 再現大林繁華

 

 萬國戲院活化的意義在於它扮演起凝聚社區向心力的平台,讓在地居民以及外來遊客深度認識大林,並帶動大林的發展。

 

守護萬國戲院發起人江明赫說:「我們每個月都會定時的辦活動,而且不只戲院的活動,我們還結合小旅行,就是我們希望說戲院它是變成地方的亮點,藉由這個亮點辦很多活動吸引很多人來這個地方,但如果說大家只是來看一下就走了那這是很可惜的,所以我們再搭配小旅行,讓你再深度認識大林這個地方。」

 

大林鎮居民許開興說:「以前的時候大林是非常非常地熱鬧,那慢慢地就是因為人口的急速外移之後,它就沒落下來了。它(萬國戲院)這樣最近幾年的活化之後,你會看到有人會因為萬國戲院而來到我們大林這個地方,那慢慢地來的人有一些增加,那我們希望萬國戲院是一個主體,那我們旁邊一些商家可以幫忙它帶動整個活動。」

 

 

老戲院活化 多元新想像

 

萬國戲院也提供非商業性電影以及藝術團體展演的空間,從老戲院的復興,推動嘉義地區的藝文風氣,創造老戲院的新價值。

 

守護萬國戲院發起人江明赫說:「我們就是希望說讓這個地方有更多不一樣的想像。你今天有什麼樣的想法,你要辦怎樣子的活動,你只要把你的計畫告訴我,我想辦法幫你要到資源,然後讓你在這邊辦你想要的活動,那就變成一個同學或年輕人想要實踐自己理想的空間。我們有很多導演拍了很多很棒的作品,可是它上不了商業影城,尤其是雲嘉地方可能有些紀錄片根本上不了我們這些地方的戲院,那是不是很可惜,我就讓這些影片在這邊上映。」

 

戲院為私人財產  重生之路困難

 

然而,嘉義縣市政府並未積極正視老戲院的文化價值,再加上老戲院的所有權人對其保存不甚在意,嘉義老戲院的保存和重生仍充滿困難。

 

守護萬國戲院發起人江明赫說:「就像說這個戲院來講,因為戲院是私人財產,我們臺灣的戲院都是私人財產居多,除了有早期一些公營的或軍方的那才是屬於公的部分,那這些政府要補助當然是沒問題,那因為這些是私人財產,政府在補助方面就很多限制在。那所以你看萬國戲院從整修這四五年來,包含像說這些水電費,然後你看到的冷氣、燈光、音響,包含一些平常的修繕、廁所打掃都是志工,萬國戲院是這樣子,它幾乎都是靠民間的力量來做。」

 

嘉義老戲院觀察團成員郭盈良說:「當然靠民間或單靠政府都不大可能,一定是能夠結合,而且還有業主,也就是說它的擁有者,這戲院的所有權者或管理者,他們願意來配合或是提供這樣一個場域給政府來做活化。(困難的是)興中戲院第一代的都已經過世,那後代也都散了,所以說還滿困難能夠找得到這些人,那唯有說政府部門能夠介入來做協調,或許還有機會。那你要怎麼用這個老空間再把它做活化,讓它再恢復到以前那個風華的年代,甚至是變成一個不一樣的面貌出來,這就是政府也要,民間的研究單位也要,還有就是戲院的所有者、管理人,他們也都要能夠配合才行。」

 

老戲院的價值  政府民間需重視

 

散戲了,嘉義老戲院的故事還未結束。老戲院的保存不只是守護文化資產,更期盼透過政府和民間一起復興老戲院,重新喚起在地凝聚力,讓老戲院見證時代的繁榮,並陪伴我們走過更遠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