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動物庇護所

野生動物庇護所

 

【記者 蕭之蕙、蔡承豪/屏東科技大學報導】

 

片長:5分48秒

 

屏東科技大學內的「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救援並且安置上千隻受到人為傷害的保育類動物,校內許多學生參加培訓成為保育志工,將愛護動物的理念傳達給大眾,杜絕非法動物交易,也希望在許多年以後,可以不會有動物再受到傷害。

 

救援安置 讓受害動物有個家

 

牠叫做跳跳,因為長期關籠導致後腳萎縮,是從馬戲團裡救出來的孟加拉虎。牠叫做小彪,爸爸是獅子、媽媽是老虎,因為人類的自私變成終身殘疾。牠叫做阿吉拉,從熱帶雨林走私來台,被前任飼主強迫吸菸、施打毒品。還好在屏東科技大學內,有一座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努力地保護牠們。

 

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收容中心主任蘇秀慧說:「我們是在1992年創立的,那當時其實是野保法成立的時候,其實會產生很多被查緝沒入的動物,牠需要一個收容的系統。目前在中心有成立了四個組別,那包括行政、照養、獸醫跟研教,主要收容的物種大概可以是哺乳類、爬蟲類跟鳥類,總共的數量大概是1500隻。」

 

人類不停傷害 所內動物都有故事

 

收容中心內的動物大多來自非法交易、民眾棄養,甚至是不人道的動物表演,每一隻動物的背後都有著讓人心碎的故事。

 

屏科大野生動物收容中心獸醫組組長綦孟柔說:「收容中心裡面的動物大概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非台灣原生種的動物,那這些動物如果民眾沒辦法飼養的話,其實我們也沒辦法把牠野放到台灣,因為那樣會破壞台灣原生生態。那另外一部分的動物是台灣原生的救傷動物,那這些動物如果救援好了之後,我們會把牠再野放回牠們原來的地方,那如果沒有辦法治療好的動物,大部分我們會做人道處理,因為我們不傾向讓這些原本就在野外的動物,在人的眷養環境下,牠們其實會長期處在一個比較緊迫的狀態。

 

我們有一隻馬來熊,那一隻是有動保團體去舉發說牠的照養不當,當天要去把牠接回來的時候,發現牠其實是住在一個大概稍微大一點的狗籠,空間非常的小,牠在那裡面住了三十年,牠所有的食物殘渣、糞尿,全部都在地板上,完全沒有清理過。牠接回來之後,我們檢疫的籠舍裡面有一個水池,然後我們就幫牠放水,牠第一件事就是坐到裡面去玩水,然後很開心整個滿場跑,你也可以看得出來牠脫離那個小環境之後,牠非常地開心,比較能夠表現出一隻熊該有的樣子。」

 

發揮愛心 學生投入園區志工

 

屏科大校內許多同學加入收容中心的志工行列,跟著他們的四處走動,發現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在協助照顧動物的同時,也有了不一樣的體悟。

 

屏科大野生動物收容中心獸醫組組長綦孟柔說:「大部分的學生是沒有接觸過這些野生動物的,他們其實還蠻多甚至是不知道台灣有哪些野生動物,他們經由原本不認識,然後到接觸過,我發現他們會自己去關心這些野生動物的議題,這反而是我們比較希望可以帶給志工的一些成就感,當他們能夠進來幫忙,一方面我們得到人手,一方面我們又可以再把這些保育議題再把它擴散出去,我覺得這是蠻重要的一點。」

 

屏科大野生動物收容中心保育志工柯建邦說:「其實對野生動物有興趣這一點是從小就有了,就會想說,來到這邊了然後有個收容中心在這裡,有沒有機會可以進去實習呢?結果就第一年就剛好碰上了,然後就進來。」

 

屏科大野生動物收容中心保育志工吳昀蓉說:「我是在獸醫組,然後獸醫組的話比較偏醫療,就是平常其他照養志工有照顧動物,然後他覺得牠們有異常,就是什麼不吃不喝,或是精神不好之類的,他們可能會送來獸醫組檢查,如果牠是有需要到就近照顧的話,可能會住在住院部,就是診療室裡面的一些空間,然後就是獸醫組的人可能會照顧牠。」

 

開放民眾預約參觀 加深保育觀念

 

收容中心開放讓一般民眾參觀,在志工的解說下更認識這些野生動物,過程中透過動物們的故事來倡導保育觀念,希望能減少傷害的發生。

 

參觀民眾蔡妤珩說:「今天帶學生來就是想要讓他們看另外一種動物,因為這邊的動物比較不像一般的動物園,是被棄養的,所以牠們的心靈層面是比較有受過傷,看到蠻多這些受到人類棄養的動物,希望可以喚起他們對動物的保護心情。」

 

參觀民眾葛鈴瓏說:「那些動物都不是展現牠們光鮮亮麗的那一面,牠們都可能受過傷害,所以才來到了這裡,牠們的心理、生理,都有點不同,那跟我們一般在看到的都不一樣,所以讓我有很大的感受。」

 

最大心願:收容中心不再存在

 

在屏科大師生的共同努力之下,二十五年以來台灣保育動物的觀念已經逐漸改善,但是還有許多進步空間。

 

屏科大野生動物收容中心保育志工柯建邦:「我希望大眾不要只把目光放在伴侶動物身上,就是犬或貓,因為台灣這塊土地上面還有很多很多的動物,像我們常常看到的豬牛羊,這種經濟動物,還有森林裡跑跳的那些野生動物,都是非常需要我們去投注目光的地方,希望可以把一些資源分在那些身上。」

 

屏科大野生動物收容中心保育志工吳昀蓉:「我未來會想要走野生動物或小動物的臨床,比較偏向第一線接觸動物的,希望牠們未來可以重新回到野外,然後正常地生活。」

 

希望在未來,不會有動物再受到傷害,收容中心可以不必存在。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