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齒輪運轉人生

以齒輪運轉人生

 

【記者 許淳瑜、王英傑/嘉義市報導】

 

片長:2分43秒

 

鐘錶產業的學習過程漫長而艱辛,做為鐘錶的醫生,鐘錶師傅需要對機械的了解夠深厚才能解決各種的疑難雜症。而現在機械化的時代,維修的工作沒落,很少年輕人願意接手這個行業,導致傳統維修手錶的產業形成斷層危機。

 

內文
 

沿襲師徒制 辛勤的學徒時期

 

台灣的鐘錶行普遍是以師徒制的形式教授技術,必須先經歷過長時間的訓練才能夠出師。

 

鐘錶師傅曾盈達說:「直接就上線就做,事實上這種東西你就是做,從做裡面去學。那個年代,工作的時間是從早上九點到凌晨大概三點四點,在那麼長的一個工作時間裡面,師傅怎麼講你怎麼做,這就是學習。首先就是從點零件開始,點零件完了,他教你如何地磨機械鐘的車芯,磨機械鐘的車芯然後教你如何組裝機械鐘,機械鐘完了大概就是石英鐘,然後我就畢業了。」

 

鐘錶的醫生 關於鐘錶的小常識

 

很多人對於手錶功能的使用方法有些誤解,例如防水功能的設計有些要注意的地方。

 

鐘錶師傅曾盈達說:「手錶它通常會有一個防水的標示,但是這個標準它是新錶的狀況,是一個實驗室裡面的數據,他如果定位到一百米的時候,就是讓你大概可以戴著洗澡,甚至可以戴著游泳。但是新錶讓你戴著洗澡,你用了一年以後、兩年以後,還可以戴著洗澡嗎?有疑問。」

  

行業的傳承 缺乏年輕新血

 

學習鐘錶的維修技術過程時間長,加上機械化的時代,傳統維修產業沒落,導致現在具有熱情去學習的年輕人越來越少,面臨傳承危機。

 

鐘錶師傅曾盈達說:「這個行業最辛苦的就是你必須長時間坐在椅子上面,教的人不願意教,學的人不願意學,這是最大的危機;最大的轉機就是,你們大學畢業以後,直接到那些大品牌的公司去應徵,他錄取以後會培養你。」

 

連鎖鐘錶行經理吳梅津說:「我們每年都會辦一次的招生,我們都會有老師來做訓練,他們有分學術性跟技術性,那他們來上課,上完課都還會再作考試。」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