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正現舞 舞出自我

【記者 陳薔羽、張怡婷/中正大學報導】

現代舞是為反抗傳統芭蕾僵硬、刻板的模式以及解放舞者受到禁錮的雙足而起。在中正大學校園裡,有一個舞蹈校隊,中正現舞,他們秉持著對現代舞的熱愛,相聚於此。因為團員過去豐富的表演經驗而迸出許多新火花,舞出屬於他們的青春。

片長:8分01秒

現代舞校隊 用舞蹈展現生命

舞蹈,是他們表達生命的一種語言。在中正大學的校園裡,有一群熱愛舞蹈以及渴望表演的大學生,他們組成中正舞蹈校隊,在舞台上揮灑青春。

前團長余祐瑋說:「中正現舞本來是一個舞蹈社團,後來因為一些行政上的改革,所以它轉變為校隊,那我們也就有機會參加全國學生舞蹈比賽,然後近幾年的關注重點比較是在專業舞蹈訓練,還有藝術層次的提升。」

每學期初,中正現舞都會舉辦開放課程,讓所有對現代舞有興趣的同學,都能來體驗並加入校隊。

團長何珮瑄說:「那我們裡面的同學都很多元,因為雖然我們是校隊,可是我們沒有一個門檻說誰不能進來、誰能進來,所以有些同學他可能是學過舞蹈,那有些人可能是完全沒有接觸過舞蹈,可是不會影響到我們舞蹈上的創作。」

多元豐富經歷 注入舞蹈嶄新火花

儘管目前在校正式團員僅剩四位,但他們不因人少而氣餒,憑著對舞蹈的偏執,努力推廣他們熱愛的現代舞。來自不同科系的他們,因為熱愛現代舞而相聚於此,儘管每個人的舞蹈背景與經歷不同,但是也因各自的豐富過往,才能為表演帶來更多火花。

團員蘇鈺庭說:「一開始是因為看姐姐在學,然後就跟著去學,因為小時候就是跟屁蟲,就跟著去學,就一直跳跳,就覺得也蠻有興趣。」

團員周季萱說:「大一夜貓的時候,我參加了藝術季的一個製作,剛好就是那個導演找來的肢體設計就是現代舞的一個學長,我看到他們在跳舞的時候,我就覺得就是怎麼可以這麼自由,然後又很快樂的樣子。我們是要自己編排自己的動作的,但是因為我覺得我沒有底子的狀況下,自由發揮有點困難,但是後來就是找到一些方法就譬如說上網找一些舞蹈的影片來看,慢慢地有自己的創作。」

何珮瑄說:「一開始跳舞我覺得很尷尬,就是你要看著鏡子裡,你看著鏡子裡的動作,你就會覺得說手到底要怎麼擺啊,就是很尷尬,一開始教練叫我們自己想動作的時候,你會不知道你到底要做什麼樣的動作,而且你又會覺得大家好像都在看你。」

團員魏暉恩說:「因為是先接觸火舞的,所以我在跳現代舞的時候,會有很多以前火舞的影子在裡面,那用火舞的經驗去跳現代舞的話,就會有蠻多差別的,因為以前你以為觀眾看到的,是因為你手上有道具,可是現在你手上甚麼東西都沒有了,他反而看不到你的一些動作。未來的話希望能夠朝表演藝術這個領域發展,那我現在就是一個多方嘗試的階段。」

看嘸舞蹈劇場 校隊的未來藍圖

中正現舞目前上半學期主要參與看嘸舞蹈劇場的表演,像是十月剛於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完成演出的「催落去」。今年正式立案為職業舞團的看嘸舞蹈劇場與中正現舞是相連結的兩個組織,目前現況為透過中正現舞招收對舞蹈有熱忱的學生,若未來想持續朝這條路發展,便可以考慮進入看嘸舞蹈劇場。

周季萱說:「『催落去』這個製作的話,是在一個很大的概念下,你要去講說你自己的故事,就是你要幫你自己寫一個劇本。」

魏暉恩說:「『催落去』最特別就是它是一個戶外的,我們一般來說看表演都是在舞台、劇場那邊,那因為在戶外的話就有很多限制,也少了很多限制,比方說場地大小,那我們就必須利用很多建築物來設計我們的舞台,因為我們的場景一直變換。」

何珮瑄說:「因為是跟看嘸合作,所以其實我們在學校自己排練完後,然後到演出的前三個禮拜,他們才從全國各地這樣聚回嘉義這裡,在假日的時候一起去彩排。」

而舞蹈校隊下半學期的活動則主要是代表中正參加全國舞蹈比賽以及年度製作。

何珮瑄說:「我們比賽舞的名字叫做『海龜』,主要是我們的編舞老師他覺得我們大學生,就是快要畢業這群大學生,很像是海龜,就是在力爭上游那種感覺,到底是要做自己的興趣、是怎麼選擇工作這個部分,這次的主題是這樣。」

自由幻化的舞蹈 無形的魅力展現

現代舞的魅力,在於它的多變性,每個人都可以當自己的舞者,不拘泥於形式動作,甚至有許多片段是個人自由發揮,與其他的舞蹈有很大的不同。

蘇鈺庭說:「現代舞,我覺得它比較自由,然後比較注重, 有些會比較注重內心層面的東西,就是想表達的東西感覺比較多。」

何珮瑄說:「因為從來沒有人限制現代舞是甚麼樣的東西,我覺得它能夠表達的形式又比較多元。就是我們是先選擇一個主題,然後從主題去聯想它的動作,所以我們不會有甚麼很制式化的一個招式這樣。」

周季萱說:「熱舞社的練習時間比較多,而且他們舞蹈動作有比較固定。」

魏暉恩說:「肢體看起來蠻優美的,這應該是大部分人看到現代舞的第一個印象,跟火舞比起來,火舞算比較爆發性質,它的動作都很快、很短、很急促,那現代舞有些會比較慢,會去試著延展你的身體,那種感覺像是慢慢拉長你的身體的某些部位,比方說腳或是手,慢慢地去拉,那節奏是比較緩慢的,我就想要嘗試這個。」

每周固定團練 舞蹈中找尋自我

每個禮拜都有固定一天的練習時間,平時主要由專任教練蘇品文帶領,但由於目前蘇品文教練人在國外進修,因此這學期主要是由四位團員帶領新進社員練習基本身體律動及明年的比賽舞。

新進團員蔡秉翰說:「動作跟動作之間我覺得它有很緊密的連結,很緊密又神秘。我們就跟著衛生紙飄來飄去,我覺得這可以擺脫跳舞的一些框架,說一定要在什麼節拍點上,或是怎麼樣的動作才好看,完全都可以擺脫這些。」

新進團員川口琴音說:「我今天第一次來這裡,因為她叫我今天有現舞的活動,我以前學芭蕾,所以我對現舞有興趣。」

新進團員趙若彤說:「現代舞在跳的時候就可以把自己放空,然後很做自己,跳得很舒服。」

新進團員姚姞妤說:「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學老師編的排舞,因為那個排舞是我之前沒有學過的,中正這裡的現代舞它的排舞感覺就是比較多感情,我覺得還蠻好的。」

秉持初衷 將現代舞發揚光大

期許未來,團員們能繼續秉持對舞蹈的初衷,彼此扶持,各自精進,再創佳績。讓更多人有機會認識現代舞,感受它力與美並存的魅力。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