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獨立音樂 現在進行中

【記者 丁唯薰、許玟心/嘉義報導】

長度:6分49秒

嘉義的獨立音樂環境至十年來變化許多,從以前缺乏接觸音樂管道,在一群喜愛音樂的年輕人努力之下,至今發展出大型獨立音樂季wake up,以及創立第一間livehouse,逐漸在獨立音樂界佔有一席之地。

嘉義位於台灣中南部,為南北往來的中繼站。十幾年來,嘉義獨立音樂的環境隨著時間、人口的變遷改變,發展出它獨有的特色。透過前戲樂園團長洪順雄和美秀集團吉他手劉修齊的經驗談,得知環境變化下,樂手心中最真實的想法。

以前的嘉義

前戲樂園團長洪順雄說:「以前卡加立西餐廳館,就是給民歌西餐廳表演的地方,就聽到很多人在表演,有Show,一個團,可是那個團都是唱Copy(翻唱)。那我想,奇怪,嘉義市沒有開放那種給樂團表演的地方,或是個人創作(的地方),因為台北那時候已經一堆(表演空間)。」

美秀集團吉他手劉修齊說:「我當時熱音社的環境,比起外縣市的環境算是非常差,後來到了台北認識外縣市玩熱音社的人,才發現原來嘉義的環境這麼不ok,接觸音樂的管道都非常缺乏,那時候我們根本絕對不會聽台灣獨立音樂,不是我們不喜歡,而是因為我們沒有機會取去接觸音樂。」

獨立音樂興起 展演場地建立

如今,嘉義的獨立音樂風氣日漸活絡,在地也出現了獨立音樂產業。WAKE UP團隊在嘉義深根,自立品牌覺醒藝術,開放傲頭厝展演空間,供有需求的音樂人以及民眾使用。

覺醒藝術負責人 顏廷憲:「基本上就是經營樂團的表演,但我們這邊也有開放給一些地方樂團彩排練團,有些改變是開始有些獨立樂團巡迴的時候會經過,然後每一個月至少會有三到四次以上的獨立樂團演出,有售票或非售票,在傲頭厝發生。有Livehouse,比較容易去發現一些嘉義在地的樂團,或是創作人,他們也會來booking場地、來練團,我們比較會知道說這些人到底在哪裡。以前會以為說,嘉義沒有獨立樂團,沒有獨立音樂人,可是現在知道說他們是存在的,只是他們平常躲在他們的練團室或他們家,在做自己的音樂,所以我們不知道有這些人,有了livehouse之後會比較好找到這些人。」

練團空間相對缺 補助政策待定

培育下一代音樂人,練團室是相當重要的資源,但目前嘉義在練團空間上的資源分配,依舊缺乏,政府雖有相關的表演活動補助,但並沒有為獨立音樂特別設立補助計畫。

洪順雄說:「嘉義練團室超少,那些喜歡玩音樂的人他們到哪裡玩?躲起來玩。如果政府真的願意幫忙,我真的覺得可以蓋一個,政府都願意蓋一個運動場,蓋一個什麼停車場,為什麼不蓋一個給年輕人玩音樂的地方?」

嘉義市文化局表演藝術科科長 陳雍杰:「目前的公部門是沒有類似的相關空間,因為畢竟流行音樂所需要的設備跟其他的空間一定跟一般(空間)不一樣,那這部分還要再做審慎的考量跟全盤的規劃。」

嘉雖發展 現實問題仍需克服

嘉義雖有獨立音樂發展,但仍有現實的問題需要克服。

美秀集團 劉修齊:「就如果你只是玩,你把它當,像就是假日打了三對三,只是像打籃球,其實嘉義台北都一樣,都有展演空間,什麼該有的資源都有,可是台北有的就是人,滿山滿谷都是人,你在路上開車就感覺得到,他們就是會付票錢進來看表演的人,那個人口基數差太多,當然包括消費能力,還有會聽獨立音樂的比例,當然嘉義其實算很高了,你們應該會感覺到,嘉義會聽獨立音樂的人已經比例上算很高,可是跟台北還是沒辦法比。」

覺醒藝術負責人 顏廷憲:「要比的話真的是比資源,什麼都缺。我覺得現在有音樂季有livehouse,可是以政府的資源來講,我覺得政府有可能可以再釋出多釋出一點善意,比如說高雄,高雄在這塊做得很好,他們有南面而歌,他們也會補助livehouse,也會補助樂團,拍mv(之類的)。我覺得嘉義真的很缺這個(資源),如果說可以有政府的資源加入,他們可能就會更有興趣在嘉義做一些什麼事情,回饋給嘉義。」

看見競爭力 盼新時代新高度

除了外力扶持,劉修齊與顏廷憲也呼籲新時代要有行動力,提高自己的音樂能力,為自己立下更高的目標。

美秀集團 劉修齊:「我覺得嘉義現在缺乏競爭,嘉義目前是處於一個因為剛開始(所以)非常統一,所有人在一起努力的狀況,我覺得等到嘉義愈來愈成熟,會希望各個學校之間有點競爭性,才不會養出就像美秀這種每個人樂器實力都非常差的(樂團),因為我們那時候都沒什麼競爭性,我們那時候在當山大王,每個人都在彈邦喬飛,就覺得自己超強。」

覺醒藝術負責人 顏廷憲:「個人比較希望的是他們可以不要只是玩音樂,我希望他們可以把自己推到一個高度,它可以打破嘉義這個同溫層,它不要只是地區性的音樂,它應該是要是全國性的,甚至國際性的音樂,我希望是這樣。那我們嘉義如果多來幾個,多出幾個美秀這樣的樂團,那會讓嘉義的聲量變得跟現在差很多,會讓嘉義在音樂界更有聲量,甚至是在其他領域,如果我們有這樣的團的話,我們可以爭取到更多東西。我覺得它(音樂環境)發展得還不錯,我覺得讓它自然發展,而且我覺得這個發展不是我期望它怎麼樣它就可以怎麼樣,但是我看到它在進步,比如說我看到一些學生開始試圖創作,連高中生都在創作,大學生都在創作,我看到一些饒舌的、電音的,這個應該都是獨立音樂(的)內容,因為他們在創作自己的獨立音樂,我覺得我就算甚麼都不做,它們也都會長得很好,而且會有愈來愈多這樣的團體或個人的演出會出現。」

劉修齊說:「嘉義的獨立音樂是一個奇蹟。」雖然現在的嘉義仍需要更多資源投入,但可以看見越來越多年輕人在玩獨立音樂。期待嘉義未來出現更多新世代樂手,讓嘉義獨立樂壇更豐富多元。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