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貓集體創作 小魚的許願花

【記者 陳薔羽/中正大學報導】

「小魚的許願花」以原劇本為藍圖,描述小魚遇見了可以實現願望的許願花,許願之後卻發現願望並非她真正所想像,進而做出抉擇的過程。夜貓劇團用集體創作的方式構築演員與導演們之間的想像,讓觀眾回味小時候聽故事的時光。

夜貓期末製作 兒童劇本演出

夜貓劇團期末製作「小魚的許願花」於12月27日與12月28日兩日在中正大學子衿劇場中演出。劇本改編自第五屆台東兒童文學獎首獎同名劇本「小魚的許願花」。

導演張威文說:「這篇劇本是我小時候看的劇本,因為這次的製作很多都是新進演員,以前沒有在劇場演戲的經驗,因此我們想說用集體創作的方式,挑選一個比較簡單的劇本。」

故事描述主角小魚在她七歲生日這令她期待的日子裡,卻被父母吵架而破壞。在睡夢中,她遇見了可以實現任何願望的許願花,許了三個願望以後,小魚發現任何願望都沒有辦法滿足她,只有靠她自己的努力才能過她想要的生活。張威文說:「劇本依照原作改編,原本的結局是所有外力給小魚一個大結局,但是我們決定把它改成,小魚自己想出她要自己努力,並且她也做了努力,漸漸地感染了爸爸媽媽。」

精緻設計的周邊商品,也富含象徵意義。

記者 陳薔羽/攝影

一同參與表演 新貓融入劇團

夜貓劇團除了是劇團也是社團,幕後主要由製作人、導演以及舞台監督負責。舞台監督楊耀霆表示,在這次的製作中,製作人負責票務以及金錢方面的控管,導演負責帶領演員,舞監負責燈光、音效、舞台與服裝,彼此環環配合,才能完成運作。

有別於以往選擇與愛情或生死有關等較為艱深難懂的劇本,夜貓劇團這次選擇以較為容易理解的兒童劇本做延伸發揮,希望能夠讓新進的團員能更快地融入劇團。

製作人黃禹豪說:「去年的製作是快閃表演,那我們覺得快閃表演比較難給新貓在劇場裡面跑整個流程的感覺,因此今年即使時間很短,我們還是希望可以做一個小小的戲,讓新進的團員有走進劇場的感覺,我們在安排的時候特別選了一個比較簡單,而且可以發揮的劇本,讓他們能演。」而製作人陳涵容說:「我們根據創作理念去想我們這次的宣傳還有貼紙,貼紙象徵小魚的心境轉換,由悲傷走向光明。」

首日表演後全體人員共同檢討缺失,期望演出第二天流程能更有效率。

記者 陳薔羽/攝影

戲劇反映生活 飾演角色中學習

演員們大多沒有劇場演出經驗,透過「小魚的許願花」這次的製作,讓他們能夠有機會從所飾演的角色身上領略到課本以外的知識。

飾演小魚的蔡佳蓉說:「這個角色的發想是從日常生活的角度去切入,以小孩的觀點去看整個世界的變化。我們大學生活面臨各式各樣誘惑的時候,會忘記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從這齣戲我學到了開始去追求自己想要的。」

飾演許願花的趙庭萱說:「許願花幫小魚實現的願望其實都是有缺陷的,天底下沒有不勞而穫的事情,所以最後她告訴小魚說要去好好思考她真正要的是什麼,關鍵是小魚有想到要靠自己的努力。」

表演當天觀眾需要帶一份意義小物並於票卷背後寫下自己的願望隨機與他人交換。

記者 陳薔羽/攝影

集體創作 傳遞理念

夜貓劇團想帶給觀眾的不只是劇本裡的內容,更多的是隱藏在背後更廣大的意義,由導演、演員、導助以集體創作的方式,將劇本帶入夜貓的風格並將創作理念與寓意傳達給觀眾。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