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掃之鄉 逐漸走入歷史

【記者 劉又瑋、林姿妤/嘉義朴子報導】

槺榔掃帚是早期人們使用的天然掃帚,以槺榔葉、稻草、竹子等植物做成。在民國五、六十年代,朴子德興社區家家戶戶都以製作槺榔掃帚為生,直到塑膠製品的出現,才漸漸沒落。為此,居民們研發小掃帚吊飾,來因應社會潮流,並期望將製帚技藝傳承下去。

片長:6分28秒

德興意象

早期農業時代,沒有塑膠製品,人們便用身邊可用的器具,用槺榔樹來做槺榔掃帚。在民國五、六十年代,朴子德興社區家家戶戶都以製作槺榔掃帚為生,一直到量產塑膠製品的出現,取代了傳統的手工產業,槺榔掃帚才漸漸失傳。

德興里里長侯茂昆說:「以前我們這裡,算做事(工作)的也有,但是沒有很多人做事。他們有時候比較閒,也不知道怎麼想到,把這個槺榔葉做這槺榔掃帚。那個時候全庄差不多百分之八十都在做這掃帚為生,做事的做事,那綁掃帚的差不多百分之八十以上都在綁掃帚。」

德興里里長侯茂昆說:「槺榔掃帚,大家都叫它天地掃,因為它主要的功能就是可以掃地,所以才叫地掃。再來天掃就是說,我們在清屯,靠近過年的時候有個清屯,我們這槺榔掃帚一樣可以清厝頂、天花板,所以才叫天掃。所以我們就叫天地掃、天地掃,它的由來就是這樣來的。」

傳統工法

純手工製作的槺榔掃帚,要先從又高又大的槺榔樹上,將葉子割下來,曬乾處理後,整支掃帚再以槺榔葉、稻草、竹子等植物做成。不過因為槺榔葉乾澀而多細刺,不小心就會刺傷皮膚,製作過程極為麻煩辛苦。

製帚里民涂梅霞說:「就這樣撕開,撕成這樣一絲一絲,這有長的和短的,長的就是要做這節,短的就是要做這兩節。(那為什麼要有長的和短的),這節做頭節,這樣才會好掃。(那中間這是甚麼),這裡面包一支竹子,這就是掃帚柄,我們就是拿這支在掃。 (那這邊這是什麼),這稻草啊,用稻草包的,所以有竹子、有槺榔,還有稻草這三樣。我不知道做多久了,我從十三歲開始做今年八十歲了,一直在做,我就是吃這個飯長大的。」

開啟文創

為了挽救漸漸失傳的槺榔掃帚,社區居民發揮創意,製成小支掃帚,看起來不怎麼樣又廉價的掃帚變身成為文創產業。

德興里里長侯茂昆說:「這迷你吊飾主要就是說,因為大支掃帚已經沒落了,被塑膠製品取代了,大支的也沒什麼在綁。大家我們比較關心社區這邊的,有這個機緣,大家絞盡腦汁想說怎麼把它改良,能夠做得比較漂亮,所以大家就想辦法研發這個小支的吊飾,讓大家出去配戴,走暗路可以避邪這樣。」

製帚居民黃美玉說:「這個細是用那個針線,針啊,用這個針用這樣的。(削開嗎),對啊大支的不用啊,大支的整片葉子下去做就可以了。」

傳承之路

槺榔掃帚雖然具有掃除霉運、避邪的功能,但卻無法掃去自身被人遺忘的命運,社區居民也想要傳承這塊德興特有的工藝文化。

製帚居民黃美玉說:「(你有想要傳承或是教別人嗎),教人家喔,好難耶,好多人來學都沒有做成,沒有耐心。」

製帚里民涂梅霞說:「沒人要學啦,很辛苦,那還要去割槺榔葉,那槺榔樹比屋頂還高,我就割不到。(那是誰在割的),現在都沒人在割,我兒子沒時間割,很高。我就是都在做這個,我沒出去做工都在做這個,多少做多少賺,一支五十、綁二、三十支就一千多塊了,就夠花了。都綁二、三十支而已,一日。五十就一千多塊了,日常花用就有了。(如果沒人要學這個要怎麼傳下去),不知道,沒人要學我就沒辦法了,很辛苦,做這個很辛苦,沒人要學我就沒辦法了。我有在做那個小支的,(這有比較多人來買嗎)這也是一般般啦,這一支一百塊(這比較貴),這個比較難做啊,很難做。」

雖然居民們發明小掃帚,來阻擋塑膠製品所帶來的衝擊,然而面對無人接手、工藝失傳的困境,居民們是否能夠將槺榔掃帚文化,繼續推廣下去,還是要等待時間證明。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