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飛的藍天 早療中心經費短缺

【記者 洪嘉良/嘉義市報導】

嘉義市晨光智能發展中心收有需早期療育及身心障礙照護的兒童,因照護經費不足而舉辦義賣籌措,晨光智能發展中心社工督導曾麗吟指出,中心學員因有不同障別,各自需求也不同,並認為應不只晨光有經費問題。再者,社會接納與政府補助制度也是需檢討改進的地方。

晨光首次義賣 籌募照護經費

日前嘉義市晨光智能發展中心為中心照護經費不足,在志工們的提議下,於12月10日舉辦聖誕義賣,與出席活動的攤商協議將一成總收捐出做為照護費用。除二手物品拍賣,不少攤販也共襄盛舉,其中不乏國際連鎖企業。

據嘉義市社會處99年度至105年度統計,嘉市的遲緩兒童每年通報增加個數約為200個,這些學齡前兒童多在0到6歲,因身心發展較緩慢而被稱作「慢飛天使」,這些兒童在成長歷程需要更多照護資源支撐,嘉義市晨光智能發展中心社工督導曾麗吟指出,中心照護的兒童因障別不同,也會需要不同程度的輔具、專業領域人力及設計課程,政府的補助標準無法滿足現行的需求。

除眾多民眾參與,部分慢飛天使更學習與民眾接觸,協助活動進行。

記者 洪嘉良/攝影

歷年經費不足 補助無法回應需求

曾麗吟指出,中心每年經費約需七百至八百萬元上下,其中政府補助款約佔3成,剩下的五百至六百萬皆須靠中心自主籌募,不過每年還是會有短缺狀況。經費主要用在社工的薪資支付與人力訓練,這部分佔約經費的8成,還不包含相異障別兒童需要的輔具製作費。

曾麗吟表示,中心目前收有63位早療及身障兒童,而多數為需早期療育的學員。這些學員分有不同的障別,如在早療的分項中共有8類,得有不同領域的醫療照護,身障的部位與程度不一,需要的專業照護、人員與課程受訓費也都不會相同。

曾麗吟認為,政府的補助審查制度無法顯示出真正的實際需求。依政府法定最低限度照護比規定,一位照護員最多可應對7名兒童,但事實上因障別不同,部分重度障別更要一對一照護,但政府的指標卻是根據最低照護比,換算所需的照護員給予補助。

曾麗吟更指出,中心自2003年創立以來,每年都面臨經費不足的問題。

除了專業輔具,中心需有訓練課程協助照護員了解學員需求。
記者 洪嘉良/攝影

經費缺欠問題 多由社福機構承擔

嘉義縣私立聖心教養院主任林俊廷說:「我們教養院也一直有這方面(經費)的問題,經費不足是所有社福機構都有的問題。」

林俊庭表示,政府補助款不足的部分會由家屬負擔,不過因服務對象多為經濟較弱勢的家庭,多數無法負荷機構照護的費用,而這部分就必須由機構來承擔。

嘉義縣私立聖心教養院院長吳敏華表示,聖心每年約需5500萬維持照護服務與品質,政府補助款約佔35%,家長支付費用約在15%,最後剩下的一半皆屬於教養院的自籌款。

資源分配不當 應重審補助標準

曾麗吟表示,很多小孩是在正常的幼兒園被「退貨」的,他們在一般的體制無法被接納,因此來到我們中心接受輔導治療。但在被拒絕之前,我們是否做已好準備迎接他們的共處?

曾麗吟認為,因政府目前主要推動長照2.0計畫,因此早療與身障的資源分配多少有受到影響,目前嘉義共有三家早療與身障照護中心都應有經費不足,只是程度不同而已,政府應重新檢視補助標準。

部分兒童仍有正常智力去理解學習,卻因社會接納的缺失而被放棄。

記者 洪嘉良/攝影

硬體推動外 須重視社會包容

目前在早療與身障的福利制度仍有討論空間,在長照推動的浪潮,部分社會問題依然持續存在而不容忽視,除硬體資源的支撐,社會的接納與否也應受到重視。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