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愁 華僑來台之後

【記者 劉絲貽/嘉義民雄報導】

對於華僑,台灣人沒有非常明顯的歧視,卻抱有不友善的態度。華僑來台後,除了適應語言和文化上的衝擊難題,還要面對台灣媒體對於各國的報導,彰顯了對該國的刻板印象。國籍問題理應不該是歧視的緣由,如今台灣正逐漸敞開胸懷,接納世界。

適應需時間 台灣人普遍友善

海外華僑是來自不同國家的公民,例如泰國、馬來西亞、美國等國家所出生的華人後代。雖然同為華人,但出身國家不同,各國文化上的差異,影響了各國華僑來台之後,需要一些時間來適應習慣。

就讀中國文化大學三年級的大馬華僑林慧詩說:「台灣人誤會大馬華人是馬來人,一直覺得我們不會說中文,不好相處,但之後就沒這個問題了。」

來自美國的華僑朱先生表示曾在軍中有被不友善對待,當時剛回台灣不習慣中文,軍中下指令含糊,當他想做確認時就被當天兵。之後的情況更是無法逃避,他覺得這接近於霸凌,但他認為既然千里迢迢到台灣,就要去適應環境,而不是讓環境去適應人。

畢業於靜宜大學海青班的大馬僑生鍾睿說:「我朋友因為是馬來西亞的,她男朋友的媽媽打電話叫他們分手」,並表示思想比較保守的台灣人就會抗拒外國華僑,但普遍上台灣人都很熱情友善,自己在生活中沒有遇到不友善對待。

歧視源自刻板印象 華僑盼改變

歧視現象其實在世界各地都能找到案例,若將其分類,不外乎是兩種:因為自身優越感而對他人有偏見的負向歧視;因為羨慕與自卑感而對他人過度想像的正向歧視。

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系主任包正豪教授說:「台灣歧視非常嚴重,而且歧視時毫無愧色,台灣政府也一樣」,並表示台灣政府和媒體不斷在宣揚不正確的概念,對於歐美日韓和東南亞的態度差距有問題。

朱先生說:「負向歧視在台灣會比較偏向於東南亞的,他們是比較弱勢的族群。而正向歧視的目標則是歐美地區的人,其實正向歧視也是相當困擾,台灣對歐美有憧憬和想像,會覺得我們都會做一些影劇上看到的行為,但這只是無意傷人的好奇心,如果我不舒服他們會跟我道歉。」

中正大學的香港僑生譚灝權認為台灣人好都只是表面上的,實際上從未真正接納外國人,並說:「我遇到的社會人士很好,但學生可能因為局限在一個小圈子,接收的資訊流動性太低,所以沒有想過外國人是怎樣。」

包教授表示華僑讓文化更多元,並說:「他們都給台灣帶來彩色。」

圖片來源 越在嘉文化棧/提供

地域保護意識 接納華僑意願低

近年台灣推行新南向政策,柯文哲3月底到訪大馬時,亦建議政府應增加優惠以吸引東南亞學生。然而,媒體報導海外僑胞返台使用健保的新聞,強化了社會對於「貪婪僑胞」的印象。有些人認為華僑是外來者,沒有繳稅卻要搶奪資源。

譚灝權表示,台灣排他性太強,沒完全接納過外國人。並說:「台灣人國際觀很爛,當中的歸咎,媒體新聞是其中之一,在外國從新聞得知的國際觀和台灣報導的不一樣。」

畢業於台灣的大馬華僑方先生表示,台灣不接納外國華僑,從新聞和網路就能得知,但他相信這就只是部分極端的台灣人,並說:「其實動物都有領地保護的意識,更何況是人。」

包教授認為,華僑讓台灣在東南亞各國外交上有較大的揮灑空間。

圖片來源 中正大學僑聯會/提供

中正大學的馬來西亞僑生彭婉婷表示,在學校宿舍上班時曾被台灣家長說僑生都搶完所有台灣學生的工作和資源,好的資源都給了僑生,並說:「其實並沒有搶奪他們的資源,是因為台灣少子化才需要這麼多僑生彌補他們的缺。」

僑生每年付的健保費讓台灣淨賺8千萬元,且任何人在台勞動必須繳納個人所得稅,消費就必須繳納印花稅等消費稅。高雄義守大學三年級的大馬僑生陳有恒表示,她有聽過一些台灣人覺得外籍生霸佔了他們的東西,可是這是台灣人的思維邏輯問題,所幸她來台三年周邊的台灣人都很好,沒有類似的問題,她不明白為何有些台灣人會有這樣偏激的想法。

華僑舉辦活動增進台灣對母國的認識。圖為印尼華僑準備當地小吃。

記者 劉絲貽/攝影

台灣政府擔責任 增進雙方利益

台灣在亞洲的民主發展方面表現迅速,越南新住民文俐蓉表示,隨著時代改變,外籍配偶及外籍勞工開始被重視,雖然老一輩的人還是有刻板印象,但相信未來年輕人會更友善。包正豪教授在觀測站的文章表示,以大馬為例,華僑是非常有價值的資產。如果台灣短視或濫用這些社會經濟資本,甚至是敵視他們,是在自掘墳墓。唯有善用這種媒介更進一步地打進多數族群所宰制的政治領域,才能實質地增進台灣的利益。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