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水共存 被忽略的嘉義滯水

【記者 王雅琳、洪嘉良/嘉義縣報導】

片長:10分00秒

嘉義新埤排水系統由於地理環境以及排水系統未規劃完成,每逢強降雨便容易發生淹水,且淹水水位與馬路同高,令當地居民困擾。民間團體提出滯洪區應結合「林下經濟」概念,兼顧滯洪效果與生態經營。然而「林下經濟」涉及土地取得與經費困難,無法順利實施。

問題層層累積 新埤排水的哀愁

近來氣候異常,發生強降雨導致淹水的案例愈來愈多。嘉義主要易淹水地區為荷包嶼排水系統與新埤排水系統。其中新埤排水系統位於太保市西北方,由於原先水利工程規劃未完善,導致只要有颱風暴雨的出現,居民就得面臨水患的威脅。

港尾里里長詹連溢說:「你如果淹大水的時候,這裡整個都滿滿的阿,所以說那個,這一帶就不能通行了。」

筌の園詹富筌說:「去年花了快十萬,把這些田埂做高,水才不會淹上來,不然這邊淹上來(菱角)全都爛掉,菱角全都被沖掉。」

詹連溢說:「這一帶最嚴重,它那個水一定都,(如果)那邊(淹水)再積過來,然後那邊也排不出去,整個就這樣積高起來了,所以說,就都滿出來了。」

嘉義縣水利處副處長朱崧豪說:「因為它的下游的出水端是在朴子溪,朴子溪它的水位如果高漲的話,有可能會產生倒灌的這個現象。所以當初在新埤的排水的治理就有設置一個閘門,但是會產生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說,我們這一個新埤排水的兩岸,地勢比較低的水就沒有辦法流入下游的河川。那第二個因為新埤排水它出口屬於比較低窪,所以它的地區這個區內的這些排水系統沒有辦法排出去。第三個問題就是我們的保護頻率是十年到二十五年,當我們降雨量如果超出這個標準的時候,我們負荷就超出了。」

還地於水 濕地概念可用於滯洪

對於新埤排水系統的淹水問題,整治方法其中之一為增加滯洪池,讓更多的土地存放水。道將圳文化學會理事長楊清樑認為,濕地的概念即為被水淹沒的土地,與滯洪池有相符之處,應當多利用土地,既達到減災效果,也兼顧生態保育功能。

道將圳文化學會理事長楊清樑說:「它那個地方是水容易留在那裡的現象。所以有濕地的地方你往往可以在裡面做,把滯洪,水滯洪做在那裡。」

經濟部水利署第五河川局規劃課課長白文祥說:「理論上是可以,如果他的濕地概念能拿來我們區排的所謂的滯洪池的概念,那當然對產生減災的效果是一定可以看得出來的。」

朱崧豪說:「如果在一個河道的上游端有這一個可以容納的體積的話,可以減少我們這一個,洪峰來的時候,減少下游端的洪峰流量,然後能夠增加滯洪的效果。」

創造林下經濟 實行上仍有難度

楊清樑認為整治方式應為疏濬河道淤土、擴大其蓄水量,同時也應在附近種植林木作物,經營當地生態,才是最有效利用土地的方式,也就是林下經濟的概念。他將此理念實施在往年時常淹水的魚寮社區,成功將當地整治一新。

楊清樑說:「(魚寮)改變前它就一條,就差不多這一半的溝,還更小、三分之一的水溝而已,所以常常就淹水。我的想法以前很簡單就是說,那我把它挖開就好了,疏濬就不會淹水,但疏濬到後來發覺不是這樣,不是只疏濬可以解決,你要疏濬、在每個地方給它停留,你看現在旱季,冬天了不下雨了這裡還有那麼多水,因為我把水通通留在這裡,延滯在這裡,不要那麼快流到下游去。」

白文祥說:「在上游我們魚寮村那裡,如果在適當的點找幾個類似所謂的濕地或滯洪池,能夠去蓄洪的話,那是一個可以考慮的方向。所謂林下經濟或一些相關的附近的台糖土地,如果能夠被拿來利用,它面積夠大,那對新埤排水的中下游那有減洪減少災害的功能在這樣子。」

楊清樑說:「我的做法就是把這些水、水路把它疏濬、清淤,清乾淨,台糖比較不容易耕作的地方去鼓勵他們做平地造林。那整個平地造林這樣,那便形成一個所謂的洪患平原來做調節,那自然會減緩所謂新埤大排它現實的壓力。我的想法應該是解決掉了。」

白文祥說:「如果有土地,這個,這些方法都是有效的,那現在問題就是出在土地上。因為,現在土地除了台糖土地是公有以外,其他私有土地,因為土地的徵收費用很貴,國家的財政也不是一定都能夠支付得了,所以我們也是要朝多方向的治理手段來處理。那楊理事長提出很多建議跟方法,我們是,包括嘉義縣水利處它們也會考慮、採納,可是畢竟還要考慮到經濟財政的問題,也不能說一味就能夠去完全照著這個方式來處理。」

解決水問題 各部門是否應統整合作

林下經濟構想的實行困難點不僅是在土地取得問題上,其牽涉到的政府相關部門必須一起合作也是問題之一。

楊清樑說:「明年縣政府預計把這個地方開挖,然後可以造成另外一個水岸空間。其實在這裡經營的水環境,是一個水環境空間的利用的問題,如何把水留下來、調解洪患,跟樹林平地造林搭配,它可以形成很漂亮的區塊。」

白文祥說:「楊理事長他的林下經濟的構想是非常好,可是有幾個配套措施可能必須要牽涉的單位機關非常多,這還需要做一個整合平臺。困難我知道的,我可能不知道全部可是我知道有兩個。第一個是土地,土地是關鍵。再來後續的管理,這個土地後續的管理是誰要處理,應該是嘉義縣政府或是誰來處理。第二個,經費,經費是要用在流綜經費還是前瞻經費裡面,可能水利處還要去做溝通協調。如果經費到位、土地到位,剩下的就是其他各相關單位配合。」

楊清樑說:「沒有,我們一直在處理狀況。沒有從原點去整個把它梳理好、沒有爬梳清楚,也等於講,很少人願意用長時間觀察處理水,因為遇到就是淹,然後我就發包給管理公司幫我設計,管理公司就網路上找到有限的資料,用這樣去處理那個現象,但這個現象造成是,沒去處理那個病灶,不是又來嗎?」

白文祥說:「如果不牽涉到林下經濟,像理事長說的滯洪池、濕地的時候,事實上只有我們水利署在主導。如果單純做工程就比較少(部會合作),就水利署跟水利處這樣子去做工程。可是他的構想又不一樣,他又要林下經濟又要做什麼,所以變成說他很多地方就必須不是我們兩個單位講好就好。」

楊清樑說:「淹水的談淹水,然後疏濬的管疏濬,造林的管造林,但這是一個可以重疊使用,我們從沒有做這個考慮跟思考,因為都不同單位。」

改變治水思維 人定無法勝天

目前政府實施的政策為「逕流分擔,出流管制」。「逕流分擔」為廣設滯洪池,盡可能將水還給土地,減輕河道的負擔。「出流管制」則因為土地開發或使用計畫,水原本能入滲成為地下水的土地如今變成混凝土,導致水無法入滲,造成逕流增加。當下游地區有壓力時,就必須以法規限制。過去的治水政策主要著重於堤防、護岸等工程,由水道的流量來治理排水。然而隨著氣候變遷,降雨趨勢日漸集中,治水的思維也必須與時俱進,做出調整。

楊清樑說:「如果我只要它的水,然後我沒有尊重它的水它流的路,與它搶資源、搶地的話,到最後人類一定吃虧。那我的看法那是要順應自然。」

朱崧豪說:「我們以前用工程的行為達到治水的目的,現在可能已經沒有辦法人定勝天了,另外一個思維就是剛剛所說的『還地於河』、『還地於水』,讓多設一些滯洪池的這些思維,來做一個逕流分擔的目的。」

楊清樑說:「還是從水文認識。但是認識水文之前要了解人文,人對水的態度。因為沒人會去做脈絡疏濬這個工作。在我們自己來講,你只是一個很小很微小的民間NGO,誰都可以不理你。原來是要做三個月就可以處理好的問題,我必須要用十幾年,來慢慢做來感動人,來得罪人。」

在整治水文的問題上,民間有自己堅持的理想,政府有實行上的困難,兩邊各執一方。但出發點都是相同的,為了能讓民眾過更好的生活。未來若要改善水文問題,仍需兩方持續充分溝通與合作,為相同目標理想奮鬥。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