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媽祖畫師 揮灑莊嚴之美

【記者 隋昱嬋、陳劭觀/雲林報導】

片長:7分22秒

媽祖為台灣重要的信仰,雲林更是此傳統文化重鎮。在氣息濃厚的西螺鎮上,媽祖畫家曾良美長期致力於媽祖繪畫,以藝術的眼光重新看待媽祖的形象,並以油畫的筆法描繪出媽祖的莊嚴之美,希望能在雲林這塊文化寶地彩繪出她的天地。

媽祖信仰中心 文化生根雲林

雲林是台灣媽祖信仰的中心,一座座的媽祖廟遍布全縣,每一座都有著三百年以上的悠久歷史。媽祖文化的根深深地扎在這塊土地上,承載著人民對於媽祖的虔誠寄託。

多年歲月淬鍊 繪出媽祖之美

而在媽祖氣息濃厚的西螺鎮上,有一位畫師多年來用畫筆揮灑出媽祖的莊嚴美麗,藉著自己獨特的方式,讓媽祖的形象以藝術的手法展現出來。她,就是人稱媽祖畫師的曾良美。

媽祖畫師曾良美說:「我的作畫經歷,剛開始結婚,進入家庭後覺得每天柴米油鹽醬醋茶,人生難道就這樣過嗎?因為我以前是讀美工科的,對於藝術創作方面蠻有興趣的,有一種藝術家的個性的特質在。我想要突破,內心最大的迴響就是我想要成為一位畫家。」

曾良美報名了社區的油畫課程,後來在一次因緣際會下籌備了個展,裡面展示了她的布袋戲繪畫作品,受到了大眾的肯定,慢慢地開始了畫家的第二人生。

媽祖畫師曾良美說:「北港人很信仰媽祖文化,希望他們的企業可以跟媽祖文化結合,北港故事館蓋好後就請我過去,要畫大幅媽祖的畫,從布袋戲轉到媽祖,好像冥冥之中有安排的。」

媽祖畫師曾良美說:「那空谷幽蘭是怎樣,有一陣子找不到自己的方向,蘭花生在空谷深山裡,它的香不是因為人家肯定它才香,它的香是本自自在的香,空谷幽蘭意思就是說,不一定要別人肯定你,深山裡面的花,香是本來就在的。」

筆觸細膩溫暖 畫作莊嚴雅致

小小的工作室,擺滿了曾良美精心繪製的作品,筆觸細膩溫暖,畫像卻有著獨特的莊嚴力量,看著這些作品,令人不禁肅然起敬,內心卻充滿著被治癒的平靜感。

媽祖畫師曾良美說:「這個就是第一幅的媽祖,這尊是石雕媽祖,矗立在景觀公園的上面。」

媽祖畫師曾良美說:「一般人對媽祖,覺得臉就是不能有什麼髒髒的,我就是要去突破這個盲點。神明繞境不是都很多鞭炮嗎?不是有很多灰嗎?那為什麼不能做出祂是在繞境、在出巡的時候的境界?」

媽祖畫師曾良美說:「第二幅為什麼是這個顏色?故事就來了。我畫得壓力很大,因為我的眼睛都看到紫色的,那時候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沒辦法調其他的顏色。我遇到瓶頸了,我沒辦法畫下去。後來我就做了一個夢,有一個船夫邀我說你要不要跟我們去看慶典,在對岸,但是要乘船。我沒有安全帶繫著,萬一被甩出去怎麼辦,所以我就很害怕,這等於就是說我在畫這幅的時候很害怕,擔心恐懼。那時候我就醒過來了,之後就有一個聲音,女的聲音就說,孩子,儘管乘風破浪而去,不用怕,有我在,就覺得好神奇喔,我就一直哭……。請了一個通靈的,媽祖說那一年吉祥色就是紫色,紫氣東來,媽祖要紫色,所以我眼睛都看到紫色。有時候我畫一畫會覺得媽祖在跟你對話一樣,每一尊就是有祂自己的特色。」

開發學生潛能 鼓勵自由創作

曾良美的學生莊詠淳說:「從五年級的時候開始學的。老師剛好有要開課,就來學了。我覺得老師畫的東西都很有神韻。老師很外向,很喜歡交朋友。」

媽祖畫師曾良美說:「我是教從心靈畫出來的東西,不是制式的東西。我覺得藝術的東西是要快樂,然後要發揮你的創意,她畫的時候是在畫她自己的東西,所以她感覺到快樂。」

跨越重重困難 不曾停下畫筆

把興趣當作職業的曾良美,就算曾經受到家人的反對,也不曾停下她的畫筆。因為曾經遭遇困難,曾良美更加感恩每位幫助她的人,媽祖對於她而言,也不只是畫布裡的一尊神像,更是她心靈的寄託。

媽祖畫師曾良美說:「當初我自己選擇走這條路,家人當然不是沒有聲音,很多人來反對,走那個一定會餓死。就在我的生命裡面,很多不可能的事情都變成可能,以為走不下去了,可是旁邊又很多貴人來幫你,讓你度過難關。只要你有那個心,想要奉獻,認真地去學習,一關一關地度過,媽祖會來協助你。」

媽祖畫師曾良美說:「媽祖對我的意義,並不是只有檯面上的信仰,等於像我的媽媽一樣,都沒有離開我,她是來啟發我認識我這個人是誰。」

在未來,曾良美計畫與一些公益單位合作,捐畫義賣,將收益捐助給弱勢團體,期許自己能將受到的恩惠回饋給社會。

媽祖畫師曾良美說:「未來方向就是以這裡為中心點,一面擴散一面發揚,公益方面回饋這個社會的一點小的力氣。」

媽祖畫師曾良美說:「我發願空谷幽蘭藝術坊,以畫結善緣,傳揚一些正的光明面。其實問題並不是在困難表面,而是在我們的內心,要從個人內心去克服這個困難,真的就是像她說的,孩子盡管乘風破浪而去不用怕,有我在。」

媽祖藝術之花 雲林溫柔綻放

曾良美靠著她精巧的手藝彩繪出媽祖多樣的神態,在藝術這塊畫布上揮灑出她獨特的風采,讓我們看見媽祖在肅穆的宗教形象以外,也能用藝術性的筆法,呈現出祂莊嚴美麗的另一個樣貌。在未來,曾良美也將持續在她熱愛的畫家之路上,像一朵空谷中的幽蘭,綻放著怡然的芬芳。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