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約束照顧 照顧與被照顧者共生

【記者 許文映 莊仟如/雲林縣報導】

長度:03分00秒

過往長照體系中薪資低,難以留住人力,造成缺工狀況嚴重。雲林的「自立支援學院」提出零約束的照顧方式,使照服人員成就感提升、留職率變高,長者也能夠自理簡單的生活起居,可以說是一舉兩得的良好模式。

照顧模式改 形象專業化

雲林縣的長照機構力推「零約束」的自立照護模式。照顧工作由原本的管束轉變為陪伴,因應每個長輩不同的生活習慣,調整照顧模式。照服員建立起專業形象,同時也扭轉大眾對照顧工作的刻板印象。

同仁仁愛之家照顧服務員呂怡慧說∶「你要從他的基本作息開始調整。你要去想說,可能會躁動,或者是會想要離開床,就是我們看起來是很危險的動作。我們要去想他做這個動作之前,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去解決他的問題,才不用說為了不要讓他跌倒,就要把他綁起來。」

同仁仁愛之家護理照顧組副組長廖方啟說∶「我們的照顧不只是把屎把尿,我們是把專業做提升,因為我們引進自立支援的照顧方法,我們現在有更多的年輕的工作人員、照服員等等進來做這工作。」

關係改善 從零約束開始

透過復健的過程,重新用雙腳撐起步伐,找回與社群之間的連結,恢復原本的生活習慣。老人家的自主權受到尊重,臉上的笑容也跟著變多。

同仁仁愛之家住民林阿姨說∶「當然你說喜不喜歡這個很難講,為什麼?誰都喜歡回家嘛。可是我們的情況就是說,因為我們都是需要人家的照顧。你說嘛,好不好,都是見仁見智。」

同仁仁愛之家照顧服務員呂怡慧說∶「你就可以從他的笑容,就是臉上的表情看到,還有他的講話,甚至是原本可能都不講話,慢慢的他越講越多,可能表達的能力,雖然沒辦法像一般人那麼好,可是他的改變你都可以看得到。」

政府加薪 錢從哪裡來

為了留下更多長照人才,政府提出調薪的考量。立意雖好,但若增加的支出都轉嫁由民間承擔,單一個人恐怕將無法抵擋高齡化及少子化的趨勢。

臺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 林金立說∶「整個高齡化社會,另一個問題是,家庭的功能是比較勢弱,所以照顧已經沒辦法由家庭來承擔這個事情。民眾的付費能力是有極限的,所以政府現在它很清楚知道責任在他們身上的時候。所以它在長照2.0之後的政策,它有提高整個給付的水準,給服務單位的費用比較高的時候,服務模式不一樣的時候,服務單位才有辦法付給居家服務人員比較多的錢。可是它也考量到民眾的付費能力,所以就整體來講,如果民眾使用的費用、情況,跟過去是一樣的時候,它不會增加他的負擔。」

照顧方式轉變 友善老年生活

長照問題若要有解,除了人力及資金的配合,還需要整體社會共創友善老年的環境,對於照顧方式的細緻討論,更是不可缺少。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